未来建筑新趋势,瑞典木业带你走进可循环建筑

瑞典有着非常丰富的木材资源,由于木材在寒冷的气候中缓慢生长而成,质地优良,特别适用于重型木结构的各种结构体系。因此瑞典人善于利用木材建造各种建筑,通过几十年的发展,瑞典在可持续发展及现代木建筑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瑞典木业协会作为行业协会“瑞典森林工业联合会”的一个部门,一直在推动瑞典木材在建筑等各个领域的市场和价值。近年来,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全球性问题,各国下达了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


可循环建筑是指那些能一直保持活力、为后世所用的建筑。建筑保护是实现建筑可循环的关键。只有通过保护和改造,让老建筑能满足现代功能需求,它们才能在岁月中历久弥新。建筑保护、建材循环利用将是今后建筑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在瑞典谢莱夫特奥市的Skellefteå Kraft办公楼顶上采用CLT和胶合木向上扩建)


回顾建筑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建筑与循环经济息息相关。建筑物能够屹立数百年并代代相传,历经时代审美的变迁优雅变老而不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优秀的建筑材料和工艺。


旧建筑的材料和结构设计非常适合进行建筑保护,常常只需简单的维护和更换损坏构件即可。建筑材料大部分是天然材料,如实木、砖块、石灰、亚麻保温层、亚麻籽涂料等。这样的建筑倘若年久失修要被拆除,建筑垃圾填埋不会危害生态系统。而建造方式通常也是可逆的,即像井干式原木结构和瓦屋顶这样的做法,构件可以被拆除再在其他地方重新组装继续使用。


(井干式原木结构可以被拆卸并在其他地方重新搭建。图示为一栋井干式仓库Handkraft Timmerhus在更换门槛)


从大自然的角度来说,经得住时间考验、人们喜爱并乐于保护、得以代代相传的建筑,也是对自然环境最有利的建筑。研究表明,即使新建建筑一般相对更加节能,如果人们选择推倒重建而不是旧建筑保护改造,那么需要近80年的时间来弥补建筑拆除和新建的施工过程中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所以,最环保的建筑,应该是那些已经建成并能在时代变迁中不断自我更新而屹立不倒的建筑。


研究员Satu Huuhka和Inge Vestergaard将循环经济的模式应用到建筑业中,同样表明最绿色、最可循环的建筑是那些已经建成、得到有效保护和利用的建筑物。



建筑保护是一个过程,它不仅是保护有几百年历史的老建筑,也是开发更年轻的建筑。让建筑物永葆青春经得起时间考验,很重要的一点,是充满同理心地在功能上重塑建筑物,使之满足当代用途。例如,在原有结构上增加楼层来满足对住房和办公的需求,就可以避免整栋建筑被推倒重建。木结构比混凝土结构的材料生产和建筑施工过程更环保,预制装配程度更高,结构更轻巧强韧,为旧建筑保护和改造带来更多灵活性和创造性,从而延长旧建筑的使用寿命。


(在瑞典斯德哥尔摩Trikafabriken建筑顶上采用木结构扩建,使旧原始建筑得到保护和更新)


建筑保护不仅能延长建筑的使用寿命,从气候角度来看也是必要的。大量完全可用的建筑材料都被当成了建筑垃圾处理,充分说明了线性经济的愚蠢。我们不能再粗鲁地直接推倒旧建筑,而是要更精细地解构建筑物,评估每一个建筑构件并送到二手市场上出售。


2018年夏天在瑞典Varnamo的Vandalorum艺术馆举办的Wasteland展览就体现了上述这种模式。在展览中,丹麦建筑事务所Lendager Group使用木材、混凝土、砖块和玻璃等材料创造了许多概念性的建筑构件,包括拆除房屋的部分砖墙作为现成的砌块用在新建筑中,回收废弃窗框和大块玻璃制成粗犷又现代的外墙立面材料。


如果我们设计装配式建筑,一旦建筑物达到其使用寿命,建筑材料和构件就可以被分拣出来再回收利用。这正是丹麦建筑事务所GXN在Circle House项目中的实践,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可回收材料而不损失任何价值的公寓楼。从某种意义上说,Circle House可能代表了与尽量延长建筑物使用寿命截然相反的一个极端。


未来的建筑发展方向,也许是兼具上述两种思路的建筑:既经久耐用、永不过时易于保护,又尽可能采用可逆的设计,对新的使用需求能做出灵活改变。


设计师快速委托

上海
上海市

设计师委托

推荐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豆瓣


免责声明:

中国设计联盟网仅提供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文章中图片和文字仅代表该作者观点。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


设计联盟管理/Will

如需转载请申明


分割.jpg


首页    头条    住宅    办公    更多 

1592365588717458.jpg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