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头条 >>设计首发 >>建筑设计 >> 大坊荷兰创意村 / NEXT architects
详细内容

大坊荷兰创意村 / NEXT architects


大坊荷兰创意村是由NEXT architects所负责的一个中国乡村振兴项目,旨在通过中荷文化的融合碰撞,在都市化潮流盛行的当下,打造一个独特的中国艺术村。据推测,2050年大约会有近10亿的中国人定居在城市之中。正是因为这样的人口迁移,成千上万的村庄将会被荒废并日渐消亡。而随着社会资源向城市的日益倾斜,这些伴随村落发展而孕育的文化和社会价值也正日渐随我们远去。因此,NEXT architects协同荷兰文化遗产和市场研究院、Smartland景观设计事务所和Total Design视觉传达设计工作室,在抚州市政府的委托与支持下,与受邀的数名艺术家,共同给大坊的102个废弃村落寻找全新的发展可能。其中,NEXT architects主要负责了总园区的设计规划,以及相应建筑单体及其室内空间的设计。同时,这个项目也在一定程度上紧随了中国乡村振兴的号召与潮流。





NEXT architects北京分部的合伙人John van de Water这样说道:“我们在设计过程中,重点关注了新老元素、历史与未来、以及居民与游客间的关系处理。”大坊这个村庄已有将近900年的历史,但其却也被荒废了近10年的时间,目前保留下来的主要是一些明清时期的建筑。依据当地金溪县政府所提出的希望振兴大坊的意愿,建筑师及荷兰团队经过协商,决定通过一定的设计调整,使得老建筑可以适应新市场和新社会架构的需求。具体来说,建筑师在老建筑中置入了几个灵活可变的空间,以给中国与荷兰的艺术家提供施展的可能。这样一来,整个村子就变成了一个自主更新的环境,在与外部元素的互动中,不断迭代发展,从而吸引市场和游客的关注。这些空间上的调整可依据尺度的差异被划分为三个不同的层级。



首先,建筑师将现存的建筑空间进行了一定的评估,并将有修复潜力的古宅都进行了维护与加固。同时,建筑师还试图通过新元素的介入,引发既有历史部件与全新元素间的交流对话。例如,建筑师给一些残损的古宅安装了玻璃瓦的屋顶;并在传统灌溉系统里植入了天然藻类过滤器以进一步净化水质。其次,建筑师以当地的文化脉络为灵感,新设计了一个岗楼和公共大厅。新建的岗楼主要是为了弥补当地缺失的瞭望塔。建筑师通过全新的设计语言将其进行了重建,利用相互缠绕的两条路径,象征了中国文化符号里的“龙柱”。



NEXT_architects_Holland_Dafang_Creative_Village_11.jpg


不同于古代的防御瞭望功能,如今,来访者登上这座岗楼,就可以尽享整个村子的全新风貌和独特自然景观。当地将这座岗楼命名为徘徊塔,取自李白《月下独酌》中的“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既表现了当代创意设计的放浪形骸、狂荡不羁,又展现了当地劳动人民随缘自适、自得其乐的生活态度。而在村庄的正中心,建筑师则置入了一个名为大坊樟树屋的公共大厅,以恢复当地在文革期间被破坏的社区公共环境。




该樟树屋独特的屋顶形态则源自当地的一棵千年古樟树,建筑师利用其独特的树冠造型,旨在为村民和游客提供一个纳凉栖息的空间。这栋独特的全新建筑,不光完美地融入了当地的纯朴风貌中,还给当地人提供了一个聚集交流之所。而建筑陶土瓦片的立面,甚至还可以给鸟儿提供一个筑巢的理想环境。除了实体空间的营造与构筑外,建筑师还通过各种艺术活动的策划与开展,试图盘活这个宁静的古村。因此,建筑师相应地设计了新的村庄博物馆,图书馆和驻地艺术家工作室,从而给村子带去更多的新鲜血液与活力。驻地的艺术家,则被邀请以整个村庄为画布,肆意地进行创作与介入。在刚开放的一个月间,创意村每天都能吸引成千的游客前来参观拜访。而这也正是建筑师所希望看到的结果,建筑师希望这种状态可以一直延续、传承下去,从而产生更深远的社会和文化影响,给其他荒废的中国村庄以更多的参考与借鉴。



NEXT_architects_Dafang_Creative_Village_drawing_champhor.jpg


建筑师: NEXT architects

面积: 48000 m2


免责声明:

中国设计联盟网仅提供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文章中图片和文字仅代表该作者观点。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


设计联盟管理/Will

如需转载请申明



分割.jpg


首页    头条    住宅    办公    更多 

1564449303460568.jpg


0
×

购物车

商品名称 数量 产品单价 折扣 总计
金额总计:¥23立即结算